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加盟优势

深情录之彩鞋 | “用不着吃力搬种夏天的繁枝来遮盖晚秋的云天”

时间:2017-07-29 16:59:01  来源:  作者:

 像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做什么工作其实很少从兴趣出发,都说爱一行干一行,但我们都是干上一行才爱一行。

我记得小时候被带去北京昆曲剧院面试,那时候都还不知道昆曲是什么。当时许凤山老师看到我,就说,“哎呀,你看这个孩子,看这个孩子,这双大眼睛,真好!”

然后他说,“你先唱首歌吧。” 我就扯着嗓子唱《我爱北京天安门》,还念了一首朱德的《青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就是这首。

接着还要考小品,就让你演,比如说放学回来了逮蝴蝶,玩着玩着把钥匙丢了,开始找钥匙。再让你下下腰,扳扳腿。

82年那会儿我10岁,结果没想到就考上了。但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根本就不知道昆曲是什么,就只是觉得六年好长啊,要学到16岁,什么时候能够到头啊。

2 | 彩鞋

▲ 魏老师的彩鞋

像我们那会儿,学校管得特别特别严,大门永远是关着的,一星期才回家一次。

早晨6点半起来,先练早功,练完以后洗漱,完了以后吃早饭。早饭我记得永远是老三样,馒头、酱豆腐、粥,偶尔会有鸡蛋。那会儿觉得好难吃啊,现在想想其实还挺好吃的。

吃完以后休息那么一会儿,紧接着就是各种基本功课,腿功,毯子功,还有拿顶,拿顶就是倒立,这个拿顶简直痛死了。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苦地去练这些,就觉得我是唱文戏的,不需要翻也不需要打的。后来慢慢成熟了,越来越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来说,严格的基本功训练是非常有意义的,是必经之路,不能绕过去的。这些基本功是练你身体的协调性和柔韧性,身体的协调性好了、柔韧性好了,怎样做出的动作都是顺的、美的。

那这个彩鞋就是我们在舞台上表演和在台下练功的时候都必不可少的。

彩鞋的磨损率非常高,因为要穿着它跑圆场啊,走台步啊。我们很多练功的彩鞋都破得不行,已经被磨到露脚趾了。所以看一个人刻苦不刻苦,就看她的彩鞋。

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戏,会选择不同颜色的彩鞋。一般来说都是这种水绿底粉穗的,用的比较多;还有红色穗子的彩鞋,小姑娘穿,会显得比较喜庆;还有一种是白底绣花的,上面也有粉色的或者绿色的穗子,像白娘子这样相对特定的人物来穿。

小时候练功是不会有彩鞋的,因为彩鞋比较贵,都是穿球鞋,或者是穿那种纯黑色的、没有任何绣花的彩鞋。真的能穿上这种彩鞋开始排戏,一般都得到大团真正工作了以后。所以像这个彩鞋,其实也是一个日常和成长的见证吧。

3 | 贴旦

魏老师扮演的《牡丹亭·闹学》里的春香

我们学戏的六年当中,第一年基本上都是非常苦的基本功训练,当然这也伴随了我们整个坐科生涯(编者注:此处“坐科”即在科班中学戏),到第二个年头才开始上戏课。

当时学的是《胖姑学舌》,因为我小时候个子小,眼睛又大,看起来比较活泼,所以分的是昆曲里的六旦,也叫“贴旦”,京剧里叫花旦,一般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活泼可爱的。为什么叫贴啊?有一种说法就是因为小姐身边永远跟一个十三四岁的丫头贴着,就是像红娘、春香那样的,所以叫“贴旦”。

后来慢慢人长起来了,整个人的感觉、气质也不大一样了,最后归了闺门旦。闺门旦就是那种在闺阁里面生活的少女,像杜丽娘、崔莺莺都是闺门旦。

学戏的时候太小了,什么都不懂,也没有觉得说昆曲好听,也不觉得喜欢。尤其老师拍曲都是下午两点左右,是最犯困的时候。几个人围坐着,老师拿一个小板拍着,哪儿唱得不对,这块儿字怎么念……这么慢的曲子,都是小孩,上午练功又那么累,一到拍曲的时候就犯困,简直想拿火柴把眼睛给支上,恨不得是这种感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